爵士说唱组合ITSOGOO新专《苦甜人生爵士路》上线

时间:2020-07-31 | 编辑: zxx | 来源:爱特豆

摘要:《苦甜人生爵士路》是北京爵士说唱组合ITSOGOO的第四张专辑,距离备受好评的上张专辑《宇宙岛民》已有三年。这是一支不追求高产,但是自有稳定节律的非典型中国Hip-Hop组合。


当我们谈论中文爵士说唱的时候,我们在谈论什么?

是分析这种出现于八九十年代之交,通过采样经典爵士乐来制作Beats的说唱音乐与东方人敏感细腻心理的呼应?还是探寻中文说唱所经历的曲风细化与场景更迭?

套用这个著名的句式,是因为《苦甜人生爵士路》引发的感触。

《苦甜人生爵士路》是北京爵士说唱组合ITSOGOO的第四张专辑,距离备受好评的上张专辑《宇宙岛民》已有三年。这是一支不追求高产,但是自有稳定节律的非典型中国Hip-Hop组合。

作为中文爵士说唱的早期践行者之一,ITSOGOO很早就活跃在国内的音乐节舞台上。他们的创作音乐性强,采样丰富,爵士(Jazz)和灵魂(Soul)的迷人内核之下,是优雅乃至诗性的人文气质。之前发表的三张专辑张张掷地有声,2013年的首张专辑《It's All Good》更荣膺阿比鹿音乐奖“年度最佳说唱专辑”。

算起来,ITSOGOO从2008年成立至今,走过12年一个轮回,已是Hip-Hop界的OG。与M_DSK厂牌的签约,是基于“运作交给摩登,内容交给ITSOGOO”的共识,是优秀音乐与成熟机制的联袂,《苦甜人生爵士路》就是交出的第一份成果。

新专辑中的15首作品信息密集但错落有致,4首纯音乐在其中开合缓冲,ITSOGOO对于结构把握得从容老练,支持这一切的是积蓄已久的才华与自信的迸发。

经历过简洁的开场曲《即兴诗歌》之后,《爵士人生》只用少量Dub便提升了音乐味型,第一句“妈妈的童真爸爸的容忍”昭示了他们的节奏趣味和技巧特征。仔细听两位Rapper的句子,会发现他们的气口总是出现在非自然断句之时,那是一种个性特征强烈的不俗腔调。

这种辨识度强烈的特征延续到《爱之运动》时,旋律化的副歌游走在周士爵和AlienKey火花四射的Punchline对撞之间。一位高亢激越,一位冷静加速。机关枪速射般的语速,辅以任意改变节奏的稳定控制力,无可挑剔的实力令人惊艳。

如果说在《爵士人生》里听到“雨果”和“悲惨世界”,尚只让人心里一动而匆匆过去,那么当你听到《苦甜掺拌》里关于“离婚率”与“生育率”的社会现实观察,又谈及“佩索阿”、“米罗”、“尼采”的时候,你会真正意识到:他们开阔的视野赋予了他们思考的深度,将人生的苦甜掺拌讲得十分通透,迥异于常见的歌词表达。

他们制造了有点眩晕也有点暗的整体音色,犀利的观点与精巧的组织又很本土,《万花筒》有着另类的Funk基调,黑人的律动经常演化成太极的柔韧。但又不是这么简单,还有身体性、街头气质和摇滚精神让人兴奋起来。《也许就是音乐》是承前启后的纯音乐,但采样了崔健,只是并非简单的致敬,而是价值的重合,是“内心的需求”。

《灵魂幸存者》高低婉转,融解了唱与念白的界限,而与歌名相配合的,则是Soul风格的Beats。《生来如此》带着Jazz的都市热情,Hip-Hop节奏复古正宗。《波长》低音浑厚,鬼魅古怪,恍惚闪现的Motown Funk足以轰炸黑夜。

这张专辑完美地展示了ITSOGOO对爵士说唱的深刻理解和高超的制作能力。各种元素信手拈来,融合拼贴,一首首歌在爵士说唱的底味之上,又拓展出不同味型,就像一杯杯五彩斑斓的混合鸡尾酒,用实力显露出无可争辩的才华。而他们所说的“每天至少五小时练习起步没有捷径”、“努力把痛并快乐着变成乐并痛快着”,则可以视作罗曼·罗兰式的英雄主义在世俗生活中的再现。

对于Hip-Hop文化所看重的现实关怀和态度表达,《苦甜人生爵士路》无疑是一张真正的回归之作。ITSOGOO方向明确,早早摆脱了青春期空洞的炫耀,代替以人文气息的人生思考与现实体察,有诗意但又不失Hip-Hop街头战士的锐利气质。


免责声明: 文章如果来源是转载,内容的真实性未经核实,与爱特豆无关。如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有误,请联系本站做编辑和删除处理,文章仅作参考。

关注爱特豆:
扫描下载APP
发布活动、参加活动,
影视类活动抢票神器!
关注订阅号
随时查看影视最新资讯
权威,及时,有情怀!
相关文章:
评论一下

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: 010-57205690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kefu@itedou.com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注册入口 | APP下载 | 寻求报道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爱特豆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北京爱特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 京ICP备15044288号   京网文[2018]4740-381号

X